12年國教入學方式 4月底公布

作者: 江昭倫 | 中央廣播電台

12年國民基本教育預定2014年上路,教育部今天(14)表示,外界相當關心的免試入學方式將於4月底公布,教育部會秉持公平性、教育性與可操作性原則,讓家長與學生安心。

關於12年國教爭議最大的「免試入學超額比序條件」與「特色招生」,各縣市規畫作業正密集進行中。教育部14日表示,目前仍在草案討論、廣泛徵詢各界意見階段,中央會與地方共同努力,制定適合各區國中畢業生的升學方式,最晚在4月底前定案、向外界宣布。教育部中教司司長張明文說:『(原音)這個入學方式還需要中央跟地方共同工作,中央會訂定一致的原則和大方向;那地方會因地制宜、因校制宜去討論,尤其是要廣納各界意見。我們最晚4月底前一定要把各縣市15(免試就學區)的方案全部一次來做。最晚,也就是4月底一定要公告完成。』張明文表示,教育部已經成立「12年國教入學方式輔導小組」,協助各地方政府機關規劃入學方式的操作程序與辦理細節,並針對可能產生的困難與問題提供建議及因應策略,未來也會加強模擬演練。

此外,教育部也成立「高中高職入學審議小組」,將秉持公平性、教育性與可操作性原則,審查各區免試入學方案,讓家長與學生能夠放心。

 

             

   聽教育簡報 陳沖首重幼托整合

中央社 – 2012214 下午1:59

(中央社記者林思宇台北14日電)

行政院長陳沖今天表示,教育部業務非常繁雜,中間

很多重要事情,「如果說第一個要談的話,我覺得

幼托整合反而是很重要的事情」。陳沖今天到教育部

聽取業務簡報,會前接受媒體訪問時作上述表示。

陳沖表示,今天來關心教育部的業務,很多人提到

「十二年國教」,事實上,教育部業務非常繁雜,

中間很多重要事情;如果說第一個要談的話,

「我覺得幼托整合反而是很重要的事情」,

但這並不代表十二年國教不重要。媒體記者問及

「以房養老」是否在71日試辦?陳沖說,

「以房養老」是反向抵押貸款的概念,是種結合

社會福利保險金融手段,照顧老年人生活,在國外

已開始很長一段時間,雖沒有成功案例,但也不能說

是失敗的,可以適應某些人的需要,目前可能要進入

試辦階段,一開始不會像美國、歐洲這樣的精細,

慢慢調整台灣社會所需制度;「試辦是合理的」。

1010214

 

 

要求各校一定要開出免試名額

張明文說,教育部給十五個就學區研訂的大原則是,全區首年免試入學比率七十五%,特色招生比率廿五%,再由各就學區自行研訂安排各學校的實際比率,無論如何安排,各校都一定要有免試名額,沒有道理再走回頭路。

對於免試入學政策,目前北北基三市教育局經過多次開會討論,僅達成「不抽籤」共識,其他部分各方意見分歧;至於外傳北北基曾經提出「明星高中不參加免試」的提案,台北市教育局副局長馮清皇昨天也予以駁斥,他說,會依據教育部十二年國教免試入學方案規劃,提供最少十五%的免試名額。

 

                      

            北中南明星學校表態依規辦理

包括北一女校長張碧娟及建中校長陳偉泓都認為明星

高中有義務配合免試入學的大方向,但免試入學的

名額比例仍須再議;台中一中校長郭伯嘉與台中女中

校長戴旭璋也認為,國家教育政策不能一國多制,

否則不利教育發展,包括一中和中女中早已有

免試入學的比例,未來也會依據政策辦理;

高雄中學校長黃秀霞說,目前實施的樂學計劃

將逐年增加免試入學比例,未來也會依規定辦理;

高雄女中教務主任劉崇文指出,

該校已有十五%學生為免試入學,

未來會依計劃逐年提高。

 

         

      全家盟建議效法大學繁星做法

全國教師會秘書長吳忠泰說,政府推動十二年國教,

如果北北基的明星高中退出,

豈不是成為中華民國的教育特區?

一旦北北基的明星高中採取百分之百的特色招生,

基北區的免試比率很難達到七十五%,

教育部立刻面對政策跳票的窘境。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理事長謝國清認為,

明星高中究竟要怎麼招生,

一定要說清楚講明白。他也建議,

明星高中如果保留一定比例的免試名額,

可採取類似大學繁星的做法,

提供名額給各國中在校成績前幾名的學生。

 

 

陳揆指示教育部整合幼托

另外,行政院長陳冲昨天到教育部視察時指出,幼托整合與十二年國教同等重要,只是幼托整合的年齡層較低,會是家長第一個面對的需求,他特別提醒教育部注意,幼托整合也是今年的工作重點。蔣偉寧說,陳揆指示教育部,十二年國教免試入學的超額比序條件,一定要找到合適、讓家長放心的方法,而且公布時程盡量提早。

 

 

成立高教產業工會 是時候了

作者: 周平 | 中時電子報 – 2012215 上午5:30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將於二月十八日正式成立。筆者認為這是台灣高等教育撥亂反正,重回知識分子正軌的重要契機。令人痛心的是,近十年來,大學知識勞動者被有形無形的枷鎖束縛,而在社會發展的進程中缺席了。

何以故?主要原因出在今日的大學充滿著各式的結構矛盾和扭曲。在其中,勞動者受到層層權力和制度的制約和囿限,而失去了作為知識分子的勇氣。在異化的勞動條件下,他們忘記了傳道授業解惑和學術作為一種志業的天職,社會實踐的熱情也早已被澆熄。

今日大學被顢頇僵化的國家官僚系統和庸俗的市場機制所牽制,而失去了主體性和整體性。部分大學行政主管階層(如教育部、公校校長或私校董事會),屈服於外在權威和利益誘惑,而成為諾諾之輩。獨斷地以績效主義的評鑑邏輯和商品化的交換價值治校,使校園成為全控機構和拍賣場的合體。有機知識分子被切割成一個個孤立的原子,如囚犯般被監禁在一間間窄小的牢籠中待價而沽。囚徒困境的理性選擇是,人人自顧不暇、順從宰制並出賣尊嚴以換取蠅頭小利。從此,他律取代了自律,自我主義凌駕於利他主義。

高教勞動者不但與自己的人性疏離、也與他人、社會和世界疏離。更嚴重地,更與自己的勞動過程(教學、研究、服務)和勞動產品疏離。高教淪落至此,我們根本無法期待對社會福祉、國家前途和人類處境提出創見和貢獻。

高教亂象已盤根錯節成為超穩定結構,並繁衍出極端保守的既得利益者。如不合理的資源分配為社會階級兩極化種下惡因、獨尊僵化的知識生產方式和大學評鑑形式使學術自由和原創性淪喪、重研究輕教學的偏頗犧牲莘莘學子受教權、非典型雇用造成高教人力派遣化和罔顧工作權的惡意解聘和不續聘等。

面對這些弊病,是可忍,孰不可忍?工會除了將以論述之筆針砭高教亂象外,也應捲起袖子伸出雙手,拾起高教道路上的碎石和汙泥,打造一條讓整體社會進步的康莊大道。

我們期待台灣高教勞動者,跳脫短視近利的格局,以社會的共善和真理的追求作為生涯最高的目標。為了這個利他的目標,工會應堅決地捍衛高教受雇者合理的勞動條件和勞動尊嚴,並挑戰任何損害大學治理民主化、學術自由和資源分配正義的墮落勢力,讓大家能在有尊嚴的環境中,重新成為台灣社會永不缺席的進步動力。

我們必須覺醒,大學若要扮演公民社會民主化的推手,首先要斬斷社會制度、教育體系和校園中那些看不見的反民主黑手。高教若要以追求社會正義為己任,首先要消滅自身處境中的不公不義。讓我們大聲疾呼,全國高等教育勞動者們,聯合起來!(作者為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主任,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籌備會委員)

 

taoyuanor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